我并不知道林芳对江湖了解多少,开口就问,也没指望她会做出什么回答,这个问题更像是我的一个自问自答。

没想到林芳说:“对。”

吴依依啊了一声,惊讶无比:“不会吧,云崖派不是,江湖门派么?怎么会吸那个?”

林芳没说话,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铐,然后两颗硕大的眼泪柱子就啪地掉了下来,砸在了她自己的手背。

我的心瞬间慌了一下,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林芳摇头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你俩为什么会在一起?”我紧张地问。

没想到,这个问题,却引得林芳抬头看向我:“你是想问我是不是他的女朋友是么?”

“我……”

林芳干脆道:“我不是,张超,在你之后,我没有再喜欢过别人了。”

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不过这番话完全无法引起我内心的任何波澜,反而很不巧地提醒了我那些被她愚弄的日子。

我正要冷言回击,谁知道在这个时候,吴依依猛地一个急刹车,我的脑袋一下子撞在了前座靠背上。

“你小心点儿。”我捂着脑袋道。

吴依依不爽地哼了一声,从后视镜里瞪了我一眼,我还没生气呢,她倒先生上了气了。

林芳自嘲地一笑:“你不信吧,没事。”

说罢,她又转往窗外,看着外面倒流的街景,一言不发。

她如果说话还好,不说话,我反而觉得很古怪,特别尴尬,尤其是吴依依还时不时会瞪我一眼。

都说女人的心海底的针,现在有两根针,分别飘荡在大西洋和太平洋,等我这个可怜的男人去打捞,这情况有多惨可想而知了。

我现在特别想念潇潇,如果她在我的身边就好了,她读书多,又聪明,可以接着同类之间的直觉,帮我分析这俩女人到底要干什么。

至少,楚潇潇永远都不用我猜,就光这一点,我就比全天下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幸福了。

我对云遥的事很敢兴趣,就吴依依的反应来看,江湖吸毒的很少。

黑社会里涉毒的不少,但江湖和黑社会是两个概念。

正宗的江湖人是很看不起黑社会的。

就好像月满弓不管怎么样都看不起赵子琛,一来是因为赵子琛的本家——赵家的名声太差了,二来就是赵子琛是红灯会的人。

而且也不知道林芳是怎么和云遥混上的。

林芳的话不能全信,她非常的聪明,善于伪装,我现在的确并不相信她。

因为林芳伤的是骨头,我就直接找了金医生。

金医生看了看吴依依,又看了看林芳,似乎是在琢磨什么。

上次我和金医生闹得不太愉快,现在她盯着我看的时间超过三十秒,我就浑身不自在。

“医者父母心,你和我有不愉快,也先给我朋友把病看了。”

金医生怪声怪气地说:“你的朋友不少啊。好吧,姑娘,你跟我来,先去拍个片子。”

金医生带着林芳去拍片子,我要跟进去,被她挡在门口拦住了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进去?”

“怎么,你连朋友的胸都要看?”她深邃的眼睛,一下子看得我有些尴尬。

“她,是逃犯……”我低声说。